跳至正文

线年的他们进了欧冠四强

纳格尔斯曼是一个彬彬有礼的年轻人。当光明球场的比赛结束时,莱比锡主帅先是礼貌的接受马竞主帅西蒙尼的祝贺,然后才跑向球场的中央,拥抱他的球员。这时候,大部分的莱比锡球员已经躺倒在草坪上,他们的情绪兴奋无比,体能也走到了尽头。

莱比锡在年轻的历史上创造过许多惊人的成绩:七年间从业余球队重入德甲,升级第一年斩获联赛亚军,提前三年实现进军欧冠的目标,去年杀入德国杯决赛。周四晚上,莱比锡再次令所有人吃惊:在主力前锋维尔纳拒绝参赛远走英超的情况下,他们2比1淘汰马德里竞技,晋身欧冠四强,这距离俱乐部正式成立刚过去11年。

虽然经常因为有红牛集团的资金支持以及与关联俱乐部的交易遭到批评,但莱比锡取得的成绩绝不是只靠金钱力量。主帅纳格尔斯曼说:“我们真的太高兴了。我们做到了。我为球队自豪,这是他们应该得的荣誉。”

过去的两周里,纳格尔斯曼仔细研究了马竞在西甲结束阶段的比赛。他发现尽管马竞一向以铁血著称,但在疫后的密集赛程之中,西蒙尼的球队很难在90分钟时间内始终保持高强度的奔跑和拼抢。

因此,纳格尔斯曼选择将福斯贝里和希克这样的技术性球员留在板凳席上。而身体强壮的鲍尔森、奥尔默、恩昆库扮演起了冲锋者的角色,他们的任务,是与马竞的后防展开肉搏,为身后的萨比策尔、坎普尔们打开空间。

纳格尔斯曼的战术让他们在上半场占据了62%的控球,传球数和准确度也远高于对手,但这也是马竞熟悉的节奏。当球传到马竞禁区附近时,莱比锡很难更进一步创造出好的射门机会。维尔纳离队带来的影响由此可见,如今他的前队友们在寻找接应点时明显少了最重要的选项。

纳格尔斯曼下半场及时的纠正了球队的问题。奥尔默和恩昆库被要求更多地进行纵深跑动,切入对手禁区。回到球场6分钟后,莱默右路传中,插上的奥尔默头球顶入,莱比锡的耐心换来回报。这名今年一月加盟的西班牙中场一直没有摆脱轮换球员的角色,此前两回合八分之一决赛,他只能是坐在替补席上,没想到在这场更重要的比赛中被纳格尔斯曼点将,第一次为莱比锡踢欧冠就有重要进球。

国脚克罗斯特曼在第72分钟犯错,禁区内放倒菲利克斯,让对手得以点球扳平。莱比锡球员短时间的陷入了震惊,但很快平静下来。这就是主帅纳格尔斯曼要求的“耐心”。第88分钟,安赫利尼奥左路传中,亚当斯在区外的远射打在后卫身上反弹,飞入马竞的球门,这个进球决定了比赛。

亚当斯的进球是偶然,莱比锡的进球方式却是刻意安排好的。与奥尔默的第一个进球套路类似,亚当斯的进球也是由中锋吸引对方后卫,边路球员传球时选择的路线没有尽量靠近球门,而是有意识找中锋控制区域后面的位置,由第二排插上的球员射门。

莱比锡球员在光明球场表现出了年轻人的热血和拼劲,又保持着耐心的状态,有着一支成熟球队的风范。这不是偶然的,而是莱比锡明确的建队策略带来的结果。2016年升入德甲之后,在兰尼克与明茨拉夫两名高管的操控下,球队只引进23岁以下的球员,而四年间只有两名重要的球员离队,一个是2018年转会利物浦的中场凯塔,另一个就是今年夏天离队的维尔纳。

球员平均阵容低,相互之间磨合的时间却很长,这造就了一支有活力又沉稳的球队。主帅纳格尔斯曼说:“我为这支球队感到骄傲,相比对手,我们是表现更好的队伍。第一次踢欧冠四分之一决赛就遇到马竞这样的对手,这非常困难。可我们很好的控制了节奏,我想不出马竞多少有威胁的动作。”

就这样,33岁3周零6天的纳格尔斯曼,成为了欧冠半决赛历史上最年轻的主帅,他的下一关将是一位同样被称为少帅的德国前辈——47岁的大巴黎主帅图赫尔。

面对坐拥内马尔、姆巴佩等一众巨星,身价比自己高出3亿欧元的法国土豪,年轻的莱比锡还能走得更远吗?纳格尔斯曼此前在《星期日世界报》的采访中表示,希望莱比锡与拜仁会师决赛,来一场德国德比。当时纳格尔斯曼说:“人当然应该有梦想,这是在可能发生的范畴内。这取决于我们,也取决于拜仁的表现。”

莱比锡有可能欧冠捧杯吗?这似乎是个太疯狂的猜想,一如四年前他们升入德甲时,俱乐部CEO明茨拉夫说出“相信球队在三到五年内可以参与到欧战席位的争夺中”一样——纳格尔斯曼还没幻想过球队捧杯的画面,但他不排除自己“可能会做一点疯狂的事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